文学

《三体》译者刘宇昆 对“文学的价值”的评论

我不觉得文学有什么实用价值。事实上,以大多数经济标准来看,文学绝对是“无用”的。作为传达信息的手段,非虚构可能会做得更好。作为娱乐的工具,我们现在有太多其他的选择,而那些都比文学好玩儿。

我从来没有试图通过阐述文学的深刻意义来捍卫文学的价值。在你开始以实用主义的态度去审视文学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输了。

但是,讲故事的冲动深深地植根于我们作为人类的本质之中,而且我认为人们总是乐于享受一个好故事带来的情感和美的体验。对我而言,这就足够了。

文学、戏剧、电影,这些文化和精神层面的东西帮助在“科学技术”中沉迷太久的人反思自身对世界的认知。在看了一天 PRML 模式识别与机器学习之后,看章子怡的《青衣》片段看到眼眶湿润。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