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

原研哉的设计哲学是 Exformation。

简单来讲,『Exformation』是同『information』对应的词。如果将information描述成获取信息的过程,那么Exformation就是在获取信息之后,通过深究我们熟知的事物和资讯"将已知转为未知"的过程,即他所谓的『弄懂我们知道的有多么少』

比如我们熟知的杯子。我们大概能明白一个杯子是什么,但当你开始尝试去设计一个杯子时,你会发现过去你对杯子的认知少了一点确信,你开始分不清楚杯子和碟子之间的差别究竟在哪里——此时你对杯子的已知变成了未知。这样的思考过程并不意味着你之前的"已知"都被推翻,恰恰相反你被统称为"杯子"的事物又加深了一层理解。

原研哉说:『由于信息的供应已经超量了,达到一种我们已无法确知的程度,知识不再作为一种激发思考的媒介起作用,而淤积的信息就像没有发芽的种子,被降到一种模糊的状态,说不清它们是死了还是活着。』

Exformation的方式还能帮助我们解决创造力缺失和由于信息量过多而带来的压力问题

原研哉认为今天的世界处在一个信息过剩的状态,尽管信息数量很多,但因为大部分都是碎片化的,因此实际上并不富裕。在这样一个半生不熟的信息世界里,大脑会因为太多未经消化的浩繁信息而产生压力,这种压力并非来源于数量本身,而是在于其中有限的质量。

他说,我们知道的很多,但是大脑表面的那些信息被你加到一起时却并没有多少。相反,这些信息远没有你光脚才在光滑的石子路上,从脚底传递到大脑的信息量多。我们不断的同自己玩着捕获信息的游戏,消耗着自身有限的能量,避开了深究的麻烦,这不仅会带来压力,也会遏制创造力。

同样,当我们带着Exformation的理念去探寻纸质书和电纸书时,会发现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纸书,它们的主要目的都是承载信息。

如果以一个月或者更久以后你记得多少来衡量这两种媒介传递信息的效率,纸质书在传递信息上可能会更加高效。

原研哉的解释是:『我意识到书的美丽不在于从左至右地传递信息,而在于对信息的珍惜。』,同时,留白和装帧设计、以及对于纸张的挑选,这背后都是以感觉驱动的,其营造的氛围,同时也能加深你对信息本身的记忆。书不再只是一种承载信息的方式,而是一个能够激发我们感觉认知的熟悉的东西,即感件。

以上摘自 《原研哉的Exformation哲学》果子fork

原研哉 Exformation 的想法很有趣:这个信息过载和信息碎片化的时代的本质只是信息数量的暴增而非质量的递增。Exformation 是这个时代获取知识、灵感的一种途径:考虑能看到的信息背后看不到的信息。有点“看山不是山”的意思。

最近看 原研哉接受 designboom 采访 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在 Exformation 上进行了进一步的延展:

I found out that the root word of mathematics, ‘mathematica’, means, ‘to review or rethink what you already know’, and thus I’m being influenced anew by mathematics itself.

Mathematica,反思和咀嚼已经获得的知识从而获得智慧。

信息 → Exformation → 知识 → Mathematica → 智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